<button id="0booy"></button><ins id="0booy"><dl id="0booy"><td id="0booy"></td></dl></ins><listing id="0booy"></listing>

  • 篳路藍縷五十載 東方風來滿眼春 | 從搬遷辦學五十年看船魂精神的傳承

    作者:沈貽森 文軒 單位:宣傳部 瀏覽次數:11 發布時間:2020-11-06 投稿單位: 外媒的新聞出處: 圖片: 攝影: 新聞欄目: 其他專欄: 圖集: 內容:

    1995年辦公室照

    今年是上海船校搬遷鎮江辦學五十周年。當年還是27歲青年、現在已是77歲老人的我,親眼目睹了學校發展的滄桑巨變,也深深感受到船魂精神的傳承和弘揚。

    搬遷初期的艱難困苦

    1970年3月,因當年六機部軍管會的一紙“命令”,素有“新中國第一所造船學?!泵雷u的上海船校,無奈離開造船基地的上海,搬到幾乎沒有大型造船企業的鎮江,失去了原先辦校時的一些有利環境和條件,這一失誤的決策,使學校陷入了艱難困苦的動蕩歲月。

    在開始的幾年里,實際遇到的困難遠比想象的還要多得多,從繁華的大城市來到相對落后的小城,兩地分居、人心不穩,工資還要減;發展方向模糊、領導關系不明;長期不招學生,教師沒有教學任務、成天不是政治學習就是參加附屬工廠生產或修馬路、建防空洞、滅釘螺等各種勞動,有人提出干脆辦工廠算了。面對學校內部的重重矛盾,外部環境的種種壓力,真可謂內外交困。但因為我們有一支好的教師隊伍,干部隊伍和黨員隊伍,有上海船校優良校風所形成的一種無形的精神力量,大家在時任黨委書記劉東明、校長肖流領導下,統一思想,顧全大局、不畏艱辛,終于團結一致挺過了難關,避免了學校遭到被拆散的厄運。

    據不完全統計,從1972年下半年開始恢復招生到1978年,學校前后共招收包括短訓班在內的各類學生1600余人,這個數字在那個特殊年代是非常不容易的,是廣大教職工在克服了許多難以想象的困難而完成的。為了提高教學質量,最大限度培養出船舶行業需要的人才,許多老教師滿懷對祖國船舶事業的深厚情結,不顧年邁到四川、廣東、江西等地造船廠開展調研,以編寫出教學與實踐相結合的教材。為了滿足生產實習需要,學校還在象山征地91畝,新建近2萬平米船體車間,沒有設備自己造,以姚震華老師為首的一批老教師親自設計和制造船體起重、下水等工藝裝備,在教師和學生共同努力下,1977年12月28日由我校建造的江蘇省第一艘千噸油輪下水。

    1970年5月于6號樓前合影 

    左起1祝山 左2沈貽森 左3耿惠山

    右起1梅林生 右2蔣勤華 右3諸國富

    1970年大禮堂前留影

    過渡階段的華麗轉身

    1978年,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學校于當年12月28日經國務院批準升格為鎮江船舶學院,正式成為一所國防工業性質的本科大學。

    鎮江船舶學院的誕生適逢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國家開始了歷史性的轉折,給教育事業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條件。但是最好的中專不一定能辦好大學,學院改建后如何按高等院校的正規要求培養本科生,較快完成由中專到大學的過渡,是擺放在船院人面前的一大課題。

    在過渡階段,我覺得有三個方面的人和事是不能忘懷的。這就是陳寬院長、楊槱教授和從全國各地調入的一大批 “文革”前畢業的專業人員。

    陳寬院長早年畢業于清華大學,解放初就到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任教, 1979年從哈船院調來我院先后任副院長、院長,他思路敏銳,熟悉高校管理,尤其對造船的教育工作富有經驗。來院后他全身心投入工作,在轉變中探索前行的大學路,從辦學理念的轉變到教師隊伍的建設,從學科建設的啟動到人才培養質量的提高,都提出了一系列改革方案并付諸實施,有力推動了由中專到大學的過渡。當年他在干部會上強調“鎮江船院的特色應為造船工業第一線培養頂用的人才,這是對過去上海船校的傳統的發展和提高,也是創建學院的宗旨?!边@一金句至今我還記憶猶新。

    楊槱教授是是我國造船界的老前輩,全國著名的造船專家,中科院學部委員。1980年2月六機部任命他為我院副院長,無疑是為我校過渡階段增添了新的動力。雖然他在校時間不多,但其影響力很大,由于他的到來,我校順利的被國務院批準為首批學士學位授予權單位,許多新生報到時說“我們就是沖著楊教授是這個學院副院長來的”。他的人格魅力和淵博學問也深深的影響著當年的船院人,他平時話不多,但一講到船舶工業,就滔滔不絕,言語中透露出對船舶事業的鐘愛之情。

    為確保順利過渡,教師隊伍是關鍵。學校從1979年開始,在全國各地廣攬人才,經過努力,一大批“文革”前高校畢業的優秀人才先后調入學校。其中有的熟悉高校教學管理,有的長期在船廠工作,對船舶行業的設計與制造具有豐富的實踐經驗,他們運用所學的專業知識,和老教師一起,積極參與調整課程設置、組建專業學科,為加快中專到大學的順利過渡做出了重要貢獻。

    經過全校上下的共同努力,學校用較短時間實現了從中專到大學的華麗轉身,靠的是歷屆黨政領導的高瞻遠矚,靠的是廣大教職員工風雨同舟、團結奮斗的精神。1988年9月,由校友、上海電影制片廠編劇梁星明編撰、并以《船魂》冠名的反映學校發展的藝術紀錄片生動的見證了這一點。

    1982年在鎮江船舶學院第二屆學代會上講話

    發展路上的兩次擴容

    十五年的本科辦學實踐,學校有了長足的發展。1993年6月,經國家教委批準,鎮江船舶學院更名華東船舶工業學院。1994年1月,經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批準,學校成為碩士學位授予單位。1998年學校順利通過教育部本科教學工作合格評價、省委教育工委的黨委工作評估和省教委的優秀校風建設評估。

    1999年4月,學校由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管理劃轉江蘇省管理。隸屬的調整給學校提出了新的問題和挑戰。同年,國家開始高校大擴招,進入了高等教育大眾化階段。學校黨委審時度勢,搶抓機遇,開始了兩次擴容。

    第一次擴容是1999年11月,隸屬江蘇省糧食局的江海貿易學校并入。第二次擴容是2001年3月,與中國農業科學院蠶業研究所合并。這兩次擴容不僅擴大了校區面積和辦學規模,而且促進了學科建設,辦學水平、辦學效益顯著提高。

    我是兩次擴容的直接參與者,在先后與兩個單位的領導和教師、科研工作者接觸過程中,深深被他們的精神所打動。江海貿校的前身是鎮江糧校,建校初期各方面條件都極為艱苦,不通公交車,沒有自來水,只有一條黃七公路的土路,但是廣大教職員工硬是咬著牙克服了各種困難,20年為國家培養了近8000名糧食行業的急需人才。成立于1951年的蠶業研究所,同樣在鎮江偏僻的四擺渡,為了祖國的蠶桑事業,一代又一代的蠶業科技工作者,不計條件的艱苦,不計個人的得失,對科學孜孜以求,對社會誠實服務,像春蠶一樣無怨無悔默默奉獻,終于把蠶研所建設成國內一流,世界著名的專業科研機構。

    更讓我感動的還有三家合成一家后,二十年來,教職員工從未發生過人際之間的任何矛盾與爭吵,在日常生活與工作中,大家謙讓包容、相互幫助,這種和諧的良好氛圍不正是《船魂》精神“江海襟懷”的傳承和弘揚嗎。

    1983年5月振興中華演講會合影

    1984年5月4日在五四青年火炬接力賽前為運動會點燃火炬

    持續奮斗的碩果累累

    2004年5月18日,教育部批準同意華東船舶工業學院更名為江蘇科技大學,從此學??缛肓恕白⒅貎群?,強化特色”持續發展的快車道。

    綜觀學校更名后近十六年的發展,今天的江科大確實是滄桑巨變。學校作為江蘇省唯一一所以船舶與海洋工程裝備產業為主要服務面向的行業特色型大學,是全國相關高校中船舶工業相關學科專業設置最全、具有船舶特色整體性和應用性優勢的高校之一?,F有博士后科研流動站3個,一級學科博士學位授權點4個,一級學科碩士學位授權點20個;工程學、材料科學、化學3個學科進入ESI學科全球排名前1%;在最新的2020軟科中國大學排名發布,江科大排名142位;在今年的江蘇省屬高校綜合考評中,江蘇科技大學被評為第一等次,受到了江蘇省委表彰。

    成績來之不易,這是全校師生員工在黨委的領導下持續不斷奮斗的結果,也是搬遷鎮江辦學五十年來,一代代江科大人血脈傳遞,歷經歲月磨礪,淬煉出“船魂”精神的傳承和弘揚的結晶。因為有船魂精神的激勵擔當,成就了今天的江蘇科技大學,我堅信,通過“船魂”精神的不斷發揚光大,揚帆致遠,江蘇科技大學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

    (沈貽森,1943年1月生,1964年8月參加工作,副教授,歷任上海船校輔導員、團委副書記;鎮江船校組織科副科長、專業隊黨支部書記;鎮江船舶學院系黨總支副書記、黨委宣傳部副部長、學生處處長;華東船舶工業學院院長助理、組織部長、紀委書記等職。)



    8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