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0booy"></button><ins id="0booy"><dl id="0booy"><td id="0booy"></td></dl></ins><listing id="0booy"></listing>

  • 篳路藍縷五十載 東方風來滿眼春 | 關心和依靠群眾 為學校在鎮江的穩定和發展奠定基礎

    作者:諸國富 祝山 文軒 單位:宣傳部 瀏覽次數:221 發布時間:2020-10-21 投稿單位: 外媒的新聞出處: 圖片: 攝影: 新聞欄目: 其他專欄: 圖集: 內容:

    開欄語

    1970年,上海船舶工業學校(江蘇科技大學前身)響應國家“備戰備荒為人民”號召,從黃浦江畔遷至鎮江,500多教職工白手起家艱苦創業,披荊斬棘重啟辦學之路。盡管搬遷過程中面臨諸多困難,但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50年篳路藍縷,50載滄海桑田,學校辦學初心始終未變,“國內一流造船大學”宏偉征程篤定堅實。

    東方風來滿眼春,歷盡天華成此景。2020年,全校師生在黨委的堅強領導下奮力拼搏,打贏了疫情防控阻擊戰、新校區搬遷啟用決勝戰和學校發展沖鋒戰,極大地提振了發展信心。站在深藍航程新起點撫今追昔,全校上下更加感懷一代代前輩矢志不渝的探索和奮斗,更加堅定“船魂”精神內化于心外化于行的傳承。值此“上海船校搬遷鎮江辦學50周年”和江蘇科技大學長山校區全面啟用之際,學校開設《篳路藍縷五十載 東方風來滿眼春》專欄,通過口述、訪談等形式梳理前行者開創新業、為國育才、鞠躬盡瘁的艱辛歷程,講述從無到有、由小到大、以大求強、特色鮮明的高等教育高質量發展“江科大故事”,抒寫了宏觀視域下勇擔使命的“江科大奮進之筆”。

    關于上海船舶工業學校遷移的請示報告


    關心和依靠群眾 為學校在鎮江的穩定和發展奠定基礎

    諸國富同志

    祝山同志

    五十年前的上海船舶工業學校和處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全國所有學校一樣:在駐校工宣隊、軍宣隊主持下,實行革命大聯合,成立革委會,為學校復課做準備,這是合民意、順民心的好事,廣大教職工都十分高興。就在這時,1970年初,剛結合進校革委會任主任的老干部、老領導從北京開會回來,帶來了一個令全校教職工十分震驚的消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六機械工業部軍事管委會在征得上海市革委會、江蘇省革委會同意后,決定上海船舶工業學校搬遷江蘇鎮江繼續辦學。這一突如其來的消息,在廣大教職工中引起了強烈反響和不安,大家的這種情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第一,上海船舶工業學校是新中國成立后建立的第一所船舶工業學校,其時已為國家培養了近萬名造船專業人才,全國各大主要船廠的技術骨干和管理干部基本上都是這所學校輸送的。因為學校地處造船基地上海,滬東造船廠就跟學校對門,學生的實習非常方便。此外,上海的江南造船廠、中華造船廠、求新造船廠、新中動力機廠等都為學生的實習和各種技能的培訓,提供了廣闊的場所,學校本身師資力量雄厚,在上海各中專校中,一直名列前茅。學校的目標和特色就是為造船工業培養應用型專業人才,它所培養的學生深受造船企業的歡迎。這樣的學校離開造船基地,無論對學校還是對企業都會造成很大影響,大家怎么能想得通呢?

    第二,學校搬遷異地辦學除事業受損以外,教職工的實際困難如何解決?決定中沒有提及,更沒有解決方案。這些問題沒有說法,群眾的搬遷動力從何而來?當時學校有540多名教職工,除少數年青教工外,在學校的雙職工也只有31對,其余教工家庭都分散在上海各城區街道,搬遷對他們影響最大。如果造成大量教職工家庭分居,其困難可想而知。還有一個工資問題,矛盾更為突出。六機部軍管會決定學校是“搬遷”,不是“內遷”,按國家規定:上海企業支援三線建設的職工為“內遷”,工資不減,鎮江屬一線,中央文件上寫明是“搬遷”,不是“內遷”。上海是八類工資區,鎮江是四類工資區,上海調鎮江的職工,一般要減15%以上。所以減地區差對廣大教職工的切身利益影響很大。他們的后顧之憂不能有效解決,人心就不會穩定,即使服從命令搬遷鎮江,學校也很難辦好。

    六機部軍管會認為,要加強海軍建設,就要大力發展造船,而造船則需要大馬力柴油機。當時大馬力柴油機就必需向上海柴油機廠求購。上海柴油機廠要擴大生產,缺少油咀油泵生產車間,為了得到上海柴油機廠的大馬力柴油機,六機部軍管會就決定將上海船舶工業學校搬遷到江蘇鎮江,讓出校址給上海柴油機廠作為生產油咀油泵的基地。

    為了落實六機部軍管會的決定,駐校工宣隊、軍宣隊把學校搬遷作為首要任務,要求一切為了搬遷,一切服從搬遷,不允許有任何干擾。在那樣的政治壓力下,群眾中的許多思想和實際困難等問題也就不了了之了。

    為了切實做好學校搬遷工作,在上海駐校工宣隊、軍宣隊撤走后,學校很快成立了當時的核心小組,上級任命學校原黨委書記劉東明同志為黨的核心組組長。核心組提出有序搬遷,凡是到鎮江后辦學需要的所有教學設備、儀器,包括課桌椅等都要做好安全運輸,盡量減少運輸過程中的損壞。教職工家庭的家具搬遷有鎮江輪船公司組織船隊到學校家屬區旁的馬家浜就近搬運。所有費用由學校統一支付,對于有困難的職工,學校允許每人可借50元,以后分月逐步歸還。

    搬遷時,少數教工對到鎮江能否堅持辦學產生懷疑,信心不足,有的認為,過去的各種政治運動中,知識分子中有不少人作為“臭老九”被整,還不如趁機改辦工廠算了。黨的核心組及時明確:搬遷鎮江還是要堅持辦學校,為祖國造船事業繼續培養人才。這一目標不能動搖,一切以繼續辦好學校為中心,要盡一切努力,為恢復招生創造條件。

    核心組在組織有序搬遷,不斷統一教職工思想的同時,想方設法關心教職工的實際苦難和問題。核心組組織力量對除31對雙職工以外的教職工家庭進行摸底調查,凡家屬愿意調到鎮江學校又需要,可以安排的則調進學校,家屬愿調鎮江而學校難以安排的,則與鎮江市協商,請求協助安排,對家庭困難較大、家屬又不能調鎮江而學校又可以放行的,待搬遷大致穩定后逐步照顧他們調回上海。關于搬遷后,教職工要減地區工資差的問題,這個問題影響面大,與每個人有關,核心組十分重視。據駐校工宣隊、軍宣隊搬遷前說,這個問題六機部軍管會、上海市革委會、江蘇省革委會負責同志商量過,到工資制度改革時再說,但鎮江勞資部門從未接到過此類文件和信息,他們要求六機部軍管會正式來文。經多次向六機部軍管會聯系和報告請示,均無明確答復。在此情況下,六機部軍管會生產組有一位負責勞資工資的同志,非常理解學校的困難,果斷地在學校寫給六機部軍管會的報告上簽了“同意此報告”五個字,加蓋了生產組的公章。這位負責同志為學校廣大教職工做了一件大好事,他卻要為此承擔責任和風險,就這一點,他值得我們永遠敬佩。鎮江市勞動工資部門的負責同志,亦為此同志的負責精神所感動,以這份不能作為正式文件的“批文”作根據,不減學校教職員工的工資地區差,原件鎮江不留,由學校自行保管。

    在家屬問題有了明確方案,工資地區差得到妥善處理之后,基本上穩定了人心,激發了廣大教職員工的辦校積極性。在此情況下,學校一方面努力從相關企業、事業單位招聘符合做教師要求的文化大革命前畢業的本科生、研究生,以補充和充實教師隊伍。另一方面,與地方商量,在京口區象山長江邊征地,建學生實習工廠。同時利用上海船舶工業學校原養豬的地方,委托滬東造船廠建造學生宿舍,供學生去上海實習時使用。由于廣大教職工的共同努力,實習工廠和上海實習學生宿舍如期建成,基本解決了學生實習的大問題。在鎮江建成的實習工廠,由于堅持產學研結合,還建造了江蘇省第一艘帶有動力的千噸油輪。

    今年是上海船舶工業學校搬遷江蘇鎮江辦學五十周年。五十年前,上海船舶工業學校的廣大教職工,為了堅持辦學,他們克服了許多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為學校在鎮江的穩定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他們,包括他們的家人都為學校的搬遷和發展作出了努力、支持和奉獻,歷史將永遠記住他們。

    五十年來,經過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教職工的努力拼搏,學校已從一所中專校,發展成一所本科、碩士、博士齊全的在國內有一定影響的高等院校,歷史也將永遠記住他們為此所付出的艱辛勞動和無私奉獻!

    五十年后的今天,學校為了更好地發展,黨委正在關心全體師生員工,充分調動廣大師生員工的積極性和創造性,發揚船魂精神,克服困難,奮力前行。歷史無疑將會記住這一代為建成全國一流造船大學而作出巨大貢獻的功臣們!

    祝山同志舊照


    諸國富:時任校核心組成員、政工組長

    祝山:時任學校政工組工作人員



    800万彩票